玩转社交软件中东不落伍博鱼官方平台在线登录

  博鱼在线登录入口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中东地区以古老的文明、丰富的石油、长年的战乱等闻名,似乎不容易跟上时代的脚步。可当人类社会迈入社交媒体时代,中东没有落伍。

  早在2015年,美国西北大学卡塔尔校区进行了一项中东地区社交媒体使用情况调查,就得出了这样的论断:“在中东,社交媒体几乎已成为互联网的代名词。”调查发现,无论国籍、性别或年龄,几乎所有中东地区互联网用户都使用社交软件直接发送消息,而不是使用邮件。每天使用互联网“主要是了解朋友和家人的最新动态”。

  短短数年间,社交软件的功能已经越来越丰富。与全球其他地区一样,中东地区的社交媒体行业迅猛发展,短视频、“社交商务”等业态蓬勃发展,新冠肺炎疫情更是加快了这一趋势。

  总部位于阿联酋的新媒体学院2021年3月发布的《中东地区社交媒体使用年度报告》显示,中东地区用户每天花在社交媒体上的平均时间超过3个半小时,位居全球前列。超过一半的用户称,受疫情影响,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花费了更多时间。71%的受访者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他们对WhatsApp等消息传递应用程序的使用程度有所增加。75%的用户表示,由于保持社交距离,他们在Facebook(脸书)、Instagram(照片墙)、Twitter(推特)和TikTok等社交软件上的消费也有所增加。

  总部位于伦敦的数据分析公司全球网络指数(Global Web Index)的研究显示,中东地区的互联网用户人均拥有8.4个社交媒体账号。据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报道,阿联酋人均拥有10.5个账号,是“全球人均社交媒体账号数量最多的国家”。

  有数据显示,在利比亚、阿联酋和卡塔尔,脸书的覆盖率都超过了90%;埃及、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在脸书用户数量增长最快的地区排名中也很靠前;科威特、土耳其、巴林和以色列超过一半的网民使用照片墙;沙特阿拉伯(2020万用户)、伊拉克(1380万用户)和埃及(1360万用户)位列Snapchat(一款社区分享软件)全球前十大市场的第五、第九和第十。

  颇具地区特色的是,因为斋月期间社会娱乐活动受到限制,中东地区穆斯林用户对在线优质内容的需求更加热切。2020年斋月期间,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的Snapchat用户每天在该应用上平均花费77分钟。2020年5月19日,6名沙特阿拉伯创作者在YouTube(油管)进行开斋饭活动的直播,吸引了183544人观看,创造了开斋饭油管直播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分析人士指出,社交软件在中东持续走红得益于这一地区年轻的人口和上升的手机普及率。中东地区拥有世界上最多的青年人口,超过一半的居民年龄在25岁以下,年轻人口的数量仍在不断增长。由于价格下降,手机在中东地区不断普及。不仅如此,根据“世界人口综述”网站信息,在2021年世界移动互联网速度最快的国家排名中,阿联酋、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均跻身前十,部分国家的运营商还能提供5G网络。

  总部位于德国的在线统计网站Statista(斯塔蒂斯塔)在去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中东地区,社交媒体已不仅仅是人们在线联系的平台,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融入用户的日常生活。

  在阿联酋,大多数受访者表示他们的主要在线活动是观看视频。社交媒体逐步转变为他们的主要新闻来源和搜索引擎。

  另一个新变化是“社交商务”,消费者可以通过他们的社交媒体账号浏览和购买商品。品牌方也很清楚社交媒体广告的重要性,如今许多企业优先运营社交媒体账号来与消费者互动和推广产品,利用网红营销产品成为重要的企业营销策略。

  新媒体学院说,企业和消费者都越来越喜欢使用社交软件(如WhatsApp),“企业必须继续适应这些偏好,因为社交媒体越来越多地取代客服电话等传统通信方式。”沙特阿拉伯旅游公司Almosafer在2020年2月报告称,公司客服代表与客户之间每天在WhatsApp有2200次对话,用户可以使用WhatsApp进行订单查询并获得相关支持。

  疫情之下,政府部门也越来越重视社交软件的作用。阿联酋的卫生部门推出了一个自动化“聊天机器人”,可以让民众获得有关新冠病毒最常见问题的答案。黎巴嫩有法官直接将法庭搬上WhatsApp,称这一不寻常举措旨在避免面对面接触。迪拜旅游局发起“云游迪拜”活动,为迪拜在疫情好转后再次成为旅游度假地进行准备。

  有意思的是,数字育儿正在中东地区兴起。据称中东有一半的母亲会在油管等视频平台上观看育儿内容。由于疫情限制了社交和体育活动,父母不得不在家教育孩子,这些视频平台就成了“提供支持的编外家长或顾问”。博鱼官方平台在线登录中东地区最受欢迎的油管频道之一是“Super Somaa”,视频主人公是小男孩Somaa和他的家人,拥有279万订阅者。他们全家制作披萨的视频获得了超过30万次浏览量。

  TikTok的大放异彩是中交媒体生态圈的靓丽风景,由于其对年轻群体的独特亲和力,这一软件迅速在中东吸引了大批用户。有分析指出,TikTok用户指数级增长的部分原因是“人们因为疫情被困在家中,希望拥抱一些有趣,且不像新闻那么严肃的内容”。媒体公司和品牌在这一软件上推广内容,中小企业和个人也在寻觅商机。

  例如,迪拜工商会和TikTok合作为初创企业和小型企业开展技术培训计划,教用户如何在平台上创建内容。据介绍,培训旨在使“参与者能够了解数字业务战略的最佳实践,分享知识、扩大社交媒体影响力并吸引新客户”。参与者还将获得行业专家的指导,并参与内容竞赛。

  支持者们将社交软件称为“推动中东变革的强大力量”,认为平台上丰富且易得的内容无疑提高了许多人的生活质量。他们认为,思想领袖、企业家、医生、教师、作家、艺术家、厨师、旅行者和科学家等各行各业的人士汇聚在这个虚拟空间,“为问题提供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发表鼓舞人心的思考,并教授有关各种主题的有用技能和知识”。

  此外,社交媒体不仅已成为获取新闻的主要平台,而且还以多种方式彻底改变了新闻业。公民新闻的出现使普通民众能够就热点话题发表意见,分享有关问题的实时报道。政府和非政府机构也利用社交媒体向公众宣传新政策或发布重要公告。疫情期间,世界卫生组织和一些国家的政府在社交媒体上发起活动,鼓励人们采取积极态度进行防疫。

  但也有人看到了社交软件蓬勃发展背后的隐忧。从创建心怀叵测的虚假账号到散播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错误信息,虚假和误导性信息持续在中东在线传播。推特在媒体曝光后关停了部分所谓“中东专家”的假账号,这些账号专门评论中东热门话题,甚至为多家美国右翼新闻媒体撰写评论文章,结果头像是盗用其他人或者AI生成,所谓的“专家简历”也是编造的。

  疫情也引发了“信息流行病”。与不少地方一样,在中东地区,社交网络被证明是制造、传播新冠病毒相关虚假信息的渊薮。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潜在原因是与病毒相关的新闻和信息以英语为主,由于缺乏与主题相关的可靠的阿拉伯语等当地语种信息,错误信息乘虚而入。

  沙特阿拉伯《阿拉伯新闻报》就刊文指出,年轻阿拉伯人“对社交媒体的严重依赖被视为一把双刃剑”,他们中许多人在面对虚假信息时,并没有想过要核实信息或比对其他来源。

  迪拜媒体公司Create Media Group的社交媒体经理阿尔皮·贝尔贝里安认为,为了保护阿拉伯青年或其他所有人,社交媒体必须受到监管。

  Charles Russell Speechly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克·希尔还看到更多问题:社交软件上知名品牌、购物中心、娱乐项目等商业信誉被盗用,品牌方和网红围绕控制权、所有权和收入等的冲突,社交平台被化利用等等。

  “中东数字环境的巨变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增长机会,但任何在该领域工作的人也要非常清楚地知道该如何应对将出现的不断变化的挑战。”马克·希尔说。《阿拉伯新闻报》也承认,阿拉伯世界对社交媒体的依赖趋势不会扭转,社交媒体正成为通向世界的一扇窗户,也打开了一个拥有无限社交和商业可能性的窗口。但社交媒体是一把“双刃剑”,它的利弊几乎同等。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